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正文 第六九一章 热情(一更)

    真是情敌相见,火花四溅。

    苏容心想,谢伯伯这一箭扎的,着实厉害。

    南楚王面上顿时有些挂不住,差点儿扭头就走,但他如今女儿在手,女婿在手,而且谢远说的也没错,他这些年的确将南楚治理的一团糟,他近来后悔了无数次了,但也没法子,后悔也没用,他脸色僵了片刻,倒也不觉得面子有多重要了,被谢远说两句,也是应该的。

    于是,他僵笑着继续道:“谢兄说的对,是孤的不是,孤为政不君,连累小七了。是我这个父亲之过。幸好你们平安回来了,否则孤万死难辞其咎。”

    谢远闻言心想着楚荣倒也没太无可救药,这话能说出来,倒也还算自省吾身,有个父亲的担当,他继续纠正,“是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是谢兄。”南楚王上前一步,拍拍谢远肩膀,“谢兄,你能来南楚,孤甚是高兴。”

    谢远拂掉南楚王的手,“是先生。我是为了小七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称呼而已,别在意嘛。我知你是为了小七,你将小七教导的极好,孤要多谢你啊。”南楚王主动挽住谢远的手,说完这句话,语气真心实意了不少,“谢兄请,孤已给你择了一处府邸,你去看看,可还满意?不满意,可以再换,若是都不满意,可以陪孤和小七住在王宫。”

    谢远继续甩开他,“王上选的地方,自是不错,吩咐一人,带在下去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南楚王被甩开两次,这回没再强拉,立即说:“孤亲自带你去,你教导小七,劳苦功高,孤必要将你待为座上宾。”

    谢远竟不知道多年不见,南楚王是这个性子,但想想好像也不奇怪,当年他出使大梁,见到珍敏后,极其喜欢,时常缠着珍敏,无赖得很,让珍敏曾经有一段时间十分头疼,避而远之,后来大梁陷入危机,珍敏无奈求到他,他为了珍敏,还真的做到了反抗南楚王,一力出兵帮助大魏。

    想到旧事,谢远心下感慨,再看南楚王,面上倒是平和了许多,不再抗拒他的热情,“也好,多谢王上。”

    南楚王顿时开心地笑了,“谢兄请。”

    他走了两步,“哎呦”了一声,又一把拉过夜相,“忘了与谢兄介绍了,这是夜相,孤最信任的人。”

    夜相心想,我宁愿不认识你,可别了,不想被你继续信任下去了,但这话不能说,只能面上也笑呵呵的,十分热情地说:“谢先生大才,夜某久仰,先生一路舟车劳顿,想必极累了,还是赶紧去府邸休息才是。”

    这话是提醒南楚王,别拉着人拉拉巴巴的了,赶紧的吧!你不累人家还累呢。

    南楚王连连点头,“是是是,夜相说的对,咱们赶紧的。”

    于是,南楚王亲自为谢远带路,夜相相陪,夜相都没顾上跟自己的儿子说一句话,便只看了两眼,便被一起拉着去谢府安置谢远了。

    苏容见她亲爹自从见了谢远后,便抛开她不管了,而朝中的官员们一时不知是该跟上王上和夜相,还是留在这里陪着王女,毕竟,王女没动,没跟去。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了好一会儿后,还是秦若上前,笑着见礼,“秦若拜见王女!”

    苏容含笑看着他,“筹集粮草,这些日子累坏了吧?接下来可以告假多歇几日。”

    “臣不累。”秦若摇头,又看向周顾,拱手,“周顾兄。”

    虽然已知周顾是苏容的王夫,但毕竟没圣旨赐婚昭告天下,他如今也不好直接称呼周顾王夫,想了想,便依照了旧时称呼。

    周顾上前,拍拍秦若的肩膀,笑的很开心,“秦兄,你能来南楚,着实也出乎我的意料,不过我们家小七慧眼识才,你有大才,来南楚大展拳脚,实为明智。以后我们又可以如以前一样,把酒言欢了。”

    秦若点头,面上也显而易见的高兴,“托周兄的福,以后时间长得很,多谢周兄照拂吾妹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诚挚地对周顾深施一礼。

    “唉,小事,也没怎么出力,险些弄巧成拙,幸好秦女官庇护在大梁东宫。我也是托了太子。不必言谢。”周顾伸手将他托起。

    有了秦若打头,朝臣们依次上前,围住苏容,对其见礼。

    苏容逐一点头,她记性好,只一个照面,便记住了朝臣们的名字与身份。

    夜归言见到弟弟平安回来,也十分高兴,见王上与他父亲已领着谢远进城走没了影,他询问苏容,“王女,您是先入宫?还是也跟着王上和谢先生去谢府看看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府邸吗?”苏容问。

    夜归言摇头,“王上没让给您收拾府邸,说您回王都后,就住进王宫。”

    “那周顾呢?”苏容问。

    “周四公子与随您来南楚的诸位都有安排府邸。”夜归言道:“本来王上想今日在王宫设宴为您与诸位接风,但考虑到舟车劳顿,便改为明日在王宫设宴。”

    苏容点头,“行,我就不去谢府了,进王宫吧!”

    她说完,便察觉周顾瞧瞧拽住了她的袖子,她一本正经道:“周顾也与我一起,我们早有婚书在身,他住王宫就是。”

    夜归言连忙说:“王上也吩咐人在王宫给周四公子安排了一处宫殿,供四公子入宫时休息。四公子不去周府也行的。”

    周顾闻言松开了苏容的衣袖,十分满意。

    “我呢?”崔言锦上前,“夜家大哥哥,我有府邸吗?”

    “回崔家小弟,你也是有府邸的,与你的堂兄府邸紧挨着。”夜归言笑道。

    崔言锦很开心,“王上真好,谢谢夜家大哥哥,我竟然也有自己的府邸。”

    夜归雪又对众人道:“沈姑娘也有自己的府邸,在下这便安排人,分别带诸位回府去休息。”

    众人连忙道谢。

    沈怡没意见,觉得有自己的府邸也挺好,就不必跟进皇宫打扰师妹与周顾了。

    于是,一行人进城,在各个岔路口分别,由人带着,分别去了各自的府邸。

    苏容与周顾,则由夜归言亲自陪着,送往皇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