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正文 第二百六十七章 大劫将启!【二章合一】

    紫金冠中年男子眼中,杀机疯狂闪烁。

    一位能在真吾之境,逆伐击杀涅槃之人,数遍古史都未能有一人!

    此人若不夭折,将来登顶大长生境,恐怕只是时间问题,甚至有可能将会成为有史以来,最为年轻的大长生!

    不用想他都能猜到,天圣宫和羽化仙宗,只怕已经开始摩拳擦掌,哪怕付出大代价,也要将陈知行收入道统当中。

    而陈知行一旦进入天圣宫或者羽化仙宗,其夭折的机率,便已是微乎其微。

    不朽道统绝不会允许陈知行,再像今日这般,出现暗中刺杀的可乘之机。

    而一旦陈知行踏入大长生,若是算起今日这笔帐.

    紫金冠中年男子心中一寒。

    莫说到时候陈知行踏入大长生,会不会得知真相,报今日之仇了。

    就是如今,若是大罗道地的道主,知晓了那刺杀陈知行的脏皂袍老者是他所派出,恐怕都不会轻易放过他。

    一位将来的大长生,重要性已经远远超越了他!

    那位素来无情的道主,极有可能会选择牺牲掉他,换取跟陈知行的好感。

    因此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紫金冠男子死死盯着泷妃,五指不断用力。

    “刺杀陈知行之事,只有你知我知,只要杀了你,那么就可以一切装作没有发生过”

    紫金冠中年男子嘴角浮现冷笑。

    随着他五指不断用力,泷妃的魂体,开始逐渐黯淡,隐隐有着破碎之相。

    “你伱以为,你杀了我,真真的就能万事大吉了么?”

    泷妃艰难的从口中传出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紫金冠中年男子双眼一眯,五指略微松开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泷妃大口大口的喘着气,脸上挂起一抹笑:“还记得我来找你时,那位药王谷的谷主么?你猜他今日为何不在?”

    紫金冠男子没有回话,而是心中仿若隐隐猜到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泷妃笑得更加浓郁了起来:“你若杀了我,今日我与你所聊的所有话语,明日就会传遍整个东玄域。”

    “啧啧,一位不朽道统的顶级人物,竟然行如此龌龊下作手段,派人刺杀大比天骄。”

    “你猜猜看,到时候天下人会是什么反应?那位道主大人,又会如何来做?”

    此言一落。

    紫金冠中年男子,脸色顿时阴沉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“你在威胁我?”紫金冠中年男子声音森寒,从喉咙里挤出一句话,整个人开始散发极度危险的气息。

    在他周身,赫然出现了星辰湮灭,银河干涸的种种恐怖异象。

    “谈不上威胁。”

    泷妃摇了摇头,笑意吟吟道:“妾身只是想告诉道友,我俩早已是绑在一条绳上的蚂蚱,不管谁完了,另一个都不会好过。”

    紫金冠中年男子闻言没有说话,而是脸色一片阴晴不定。

    “继续说。”他吐出三个字。

    泷妃见状,心中不由轻轻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她知道。

    她的命,算是暂时保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紫金王,依妾身来看,我们先不要慌了阵脚。”

    泷妃深吸了一口气,原本同样一片心神大乱的她,逐步恢复了冷静。

    好歹是上古那位不朽王朝帝主的嫔妃之一。

    她见过太多太多大世面,不至于如此便被击碎。

    “正如你所说,此事只有天知地知,你知我知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我俩不去说,纵然陈知行怀疑到了你,也不敢做出什么反应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。

    泷妃思绪越来越清晰,接着道:“陈知行看似很强,但实则对于紫金王你而言,他强在未来,而并非现在。”

    “而未来之事还极其漫长,我们将来未必就没有机会,再度截杀他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。

    那位紫金冠男子满脸烦躁的打断了她的话,语气有些讥讽道:

    “机会?你以为陈知行经历此等大劫之后,他还会给别人暗杀他的机会?

    或者说,他加入其他不朽道统之后,你以为其他不朽道统,不会明白有人想要杀他,而用尽一切代价来护住他?”

    紫金冠男子讥笑一声,接着话锋一转道:“再退一万步讲,陈知行在真吾之境,便已经能逆伐涅槃,若是待他踏入涅槃之后,谁还能暗杀他?难道派出绝巅境?”

    “可世间绝巅境,就那么一小撮人,谁能瞒得住身份?”

    泷妃闻言陷入了沉默。

    显然。

    她未曾想的那般深。

    紫金冠男子深吸了一口气,接着眸光闪烁道:

    “陈知行大器已成,想要杀他,已并非易事!”

    “唯一除掉他的最好办法,便是你将那上古不朽王朝的玉玺给我,让本座得到那位不朽王朝之主的传承,早日踏入大长生之境!”

    “只要本座踏入大长生,就能执掌大罗道地!”

    “到时候,想要再杀陈知行,不就是易如反掌之事?”

    听到此话。

    泷妃脸上陷入了犹豫挣扎之色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那插有黑色玄鸟旗帜的黄金马车内。

    司空玄机眼中的震撼之色渐渐消失。

    听着仙悬山脚下传来那一道道狂热嘶吼声,他的脸色转而变得愈发难看了下来。

    那大椅扶手,不知何时早已被他捏的粉碎。

    “陈知行!”

    他从牙齿缝里挤出三个字,声音一片森寒,还带着一丝.他自己都未曾察觉到的恐惧。

    一位涅槃境,真正实力浑厚无缺的涅槃境。

    不仅没有击杀陈知行,反倒被陈知行反杀在了古地小世界内,吸干了生机寿元!

    这太过惊世骇俗!

    如若不是亲眼所闻,他绝不会相信!

    “家主大人,这位陈知行如今众望所归,真成大气候了。”

    在司空玄机旁边旁边,一位黑袍老者,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众望所归?”

    司空玄机笑了,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笑话般,从低笑逐渐变成了张嘴大笑。

    “这群底层修士懂什么?不过是被舆论牵着鼻子走的蠢材,没有独立思考能力,被舆论牵引着时而愤怒时而热血,时而可怜,时而自怨自艾。

    只需稍加引导,派人传出消息,说这陈知行妄自尊大,曾暗地里不止一次扬言瞧不起底层修士,嘲讽底层修士没实力没资源,自然便可扭转一切风向。”

    黑袍老者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此事他倒是熟悉,在淮州地带,他们司空世家当年崛起之时,也曾不少势均力敌的对手。

    他们便不止一次做过此事,掀起满州群愤,使得对家身败名裂,群起而攻之。

    而做这一切也极其简单。

    只需盯紧那人言论,但凡那人言论有半点纰漏不妥之处,便将此人言论立即放大夸张化,升至道德至高点。

    而在有心挑错之下,谁能保证自己所说每一句话都万无一失?

    而如此以来,那些本就生活于修行界底层,对生活早有不满的修士。

    立即便会将自己的所有不幸,归结于那人之上。

    人性,本就复杂,既慕强,却也仇强。

    到了这一步。

    司空世家只需找些托,在从中煽风点火,挥舞着道德的大锤。

    自然会有人同仇敌忾,众志成城,群起而攻之。

    那与之为敌之人,身败名裂不过是水到渠成之事。

    “可是家主,紫薇陈家并不在淮州,陈知行似乎也并非那等在乎外界评价之人,此招对其应该是无用吧?”

    黑袍老者摇了摇头问道。

    司空玄机没有说话,而是脸色一片阴沉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直到过了良久之后。

    他方才深吸了一口气,缓缓说道:

    “这一次,是击杀陈知行的最后机会!”

    “一旦陈知行进入不朽道统之后,想要再杀他,便难如登天!”

    “因此,必须在陈知行出来的那一瞬间,动用家族长生兵,直接将其镇杀,不给丝毫机会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。

    司空玄机话语一顿,转而问道:“镇族长生兵,还需要多久,能运送至此?”

    那黑袍老者拱手回道:

    “回禀家主,最迟明日午时,镇族长生兵便会抵达仙悬山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司空玄机重重一点头,接着深吸了一口气,眼中涌起猎猎战意。

    “让家族做好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陈知行一旦身死,做好与紫薇陈家决战!”

    “是!”那黑袍老者眼中精光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仙悬山,偏僻一角。

    一道背生肉翼,爬满魔纹,灰白头发披散的盘膝身影,缓缓睁开了双眸。

    他望向仙悬山上方的玄光镜,接着重新低下了头,喃喃自语:

    “三宝,爹爹很快就能为你报仇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他重新闭上双眸,静静等待。

    古地小世界。

    天空不知何时下起了细密连绵的雨。

    一切的战斗痕迹,在雨水的冲刷之下,逐渐消弭无形。

    陈知行就那么躺在大地当中,陷入了沉睡。

    距离他与脏皂袍那位老者的战斗,已经过去了三天时间。

    而在这三天时间里,陈知行就那么静静躺在地面之上,宛若昏死,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他陷入了从未有过的虚弱时分。

    中途。

    有胆大之人,倒是想趁此机会,夺走陈知行身上的仙武令。

    然而,还不等靠近陈知行三丈之地。

    一道青色剑气,便轰然将其洞穿击杀。

    陈知行昏睡了三天,青雉剑便盘旋周身,为其护法了三天。

    嗤嗤嗤。

    时间一晃而过,再度过去了两日光景。

    天空重新放晴,有远处的鸟儿,衔来草籽,来到了这片死寂地界。

    原本因为陈知行和脏皂袍老者大战,而化作一片废墟的大地,重新开始焕发出生机。

    而陈知行那宛若破布袋的身躯,也在这五日的时间里,逐渐开始好转。

    忽地。

    一阵轻微的脚步声,由远及近,慢慢走来。

    咻——!

    原本正躺在陈知行身侧的青雉剑,顿时冲天而起,横在陈知行前方,无比警觉的看向前方。

    只见一道黑发披散,身穿黑龙帝袍,面覆金色面具的修长身影,一步步走来。

    刹那间。

    远处无数正在静观其变的天骄,俱是相视一眼,心神微微震动。

    吾多泷!

    长生天骄榜第二名,当世仅次于陈知行的存在!

    同时也是此次东玄域大比,截止到现在,得到仙武令最多之人!

    “吾多泷他这时候,来这里干什么?”

    一名名远处暗中窥视的天骄,俱是双眼一眯,心中涌起猜想。

    这时候,正是陈知行最为虚弱之际。

    吾多泷此刻出现在这里

    若没有二心,谁能相信?

    噗——!!

    一道青虹剑气猛然斩下,在陈昭圣面前一丈处,劈开出一道巨大剑痕沟壑。

    陈昭圣抬起头,目光透过面具看向那将陈知行牢牢护在身后的陈知行。

    “意思是警告我,不要再往前逾越了么?”

    陈昭圣眯了眯眼睛,接着脚步站定,摊开手淡淡道:

    “我没有恶意,只是有事想要跟你家主人相谈”

    话音说到一半。

    陈昭圣眼中精光一闪,猛然往旁边一个侧身闪躲。

    嘭!!!

    一道巍巍剑气,贴着他的身子斩下。

    剑气落空,却一路蔓延出去,将千丈大地都斩成了两半,宛若分海而过!

    只见那青雉剑的剑尖再度瞄准着陈昭圣,不断颤鸣,发出一声声尖锐的剑啸。

    其意思显然很简单。

    【别跟我逼逼有的没的,你若再往前,就斩了你!】

    陈昭圣见状,不由无奈的捏了捏眉心。

    正当他不知该如何继续之时。

    “青雉,放他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一道温润如玉,带着些许虚弱的声音,在青雉剑旁边响起。

    青雉剑一愣,再度用剑尖点了点陈昭圣,接着‘看向’陈知行,仿若再说:你确定?

    “嗯,放他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青雉剑剑尖顿时一个倒转,重新躺在了陈知行的身侧。

    然而,就算是如此,望着一步步走近的陈昭圣,青雉剑仍旧警觉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仿若陈昭圣但凡敢有半点不善气息泄露,她便会立即暴起。

    “陈知行”

    陈昭圣一步站定在了陈知行的面前,有些复杂的低头朝着陈知行看去。

    他想象过如今的陈知行,实力会很强。

    强到就连他夺舍了吾多泷的一切手段,恐怕也不会是陈知行的对手。

    但他从未想过

    以真吾杀涅槃!!

    那可是真吾之身,逆伐击杀涅槃!

    莫说这个时代未有。

    纵然他吸收了吾多泷的所有记忆,也未曾在吾多泷的记忆里察觉到,在上古有陈知行这般强者天骄!

    (本章完)